私家侦探
起底淄博私家侦探:“内部人”调查手段多半违法

时间:2018-12-12 16:02:39 来源:

摘要: 从搜索引擎中输入“淄博私家侦探”,就会出现数十页有关淄博侦探的消息,上千条私家侦探所的广告。那么这些私家侦探究竟有什么神通,可以号称没有查不到的人呢?

提到私家侦探,大家脑海中往往蹦出“福尔摩斯”这个名字,浮现出一个穿风衣,戴着礼帽的神秘形象。然而目前在我国,现实中的私家侦探并没有这么光鲜,反而是游走在法律和监管的边缘地带,甚至时常会被曝出取证违法、涉及诈骗等行为。

从搜索引擎中输入“淄博私家侦探”,就会出现数十页有关淄博侦探的消息,上千条私家侦探所的广告。那么这些私家侦探究竟有什么神通,可以号称没有查不到的人呢?

10月14日,记者通过网上联系到了一家淄博本地私家侦探所,称要进行婚外情调查。

这家侦探所表示,他们可以提供跟踪侦查取证,“需要提供被调查人的一些信息,比如身份证号码、手机号码、工作单位等。我们也可以根据您提供的信息,去搜集更多的信息。”

随后记者表示对取证手段有疑虑,这家侦探所立刻表示他们的服务非常专业,“我们每年会进行几十次调查取证,保证都是合法手段。这些证据将来都可以在法庭上作为合法证据使用。”他告诉记者,来其侦探所咨询的,以婚外情调查为主,而他们则会通过“里面人”来获取相关证据。

“照片、视频、聊天记录、开房记录我们都可以调取,只要他(她)做过,没有查不出来的。而且如果需要,我们还能提供第三者的所有个人资料。”对于如何取得这些资料,这家侦探所如此告诉记者,“我们在很多部门都有人,可以调查到信息。”但当记者问到什么部门时,他明显提高了戒心,立刻下线。

随后记者又联系到一家网名为“淄博侦探”的侦探所,并提出了相同的问题。与前一家侦探所一样,“淄博侦探”所提供的取证方式并无二致,对于如何取证的答复,也是有“内部渠道”。而两家对于调查取证的收费,都是6000元,并保证在两周内有结果。

“只要是省内的调查,一般两周内都会有结果,没有调查出来的,我们免费延时调查,直到有结果为止。”“淄博侦探”告诉记者,他们会对调查人和委托人的身份都进行保密,并表示他们提供的证据完全合法。

但当记者提出要面谈时,两家侦探所都表示了拒绝,称只接受网上和电话的预约服务,要求记者把被调查者的身份资料通过网络发送过去,并给了记者一个银行卡号,要求打入定金,并表示一旦调查出结果,会通过网络把结果发送给记者。

为了进一步揭开这些侦探所的神秘面纱,记者按照网络广告所留的地址进行了查找,但寻找了七八家,发现这些地址均为假的。

在这些私人侦探取证的手段中,最重要的就是通过“内部人”来进行资料调取,而他们口中的“内部人”究竟是谁呢?

“如果是调取开房信息,一般有两种可能,一是暗中通过宾馆前台调取,但这种方法比较慢,而且费时费力。据我所知,不少私家侦探取得开房信息的方式,都是通过警方内网中获取,淄博地区的内网是省内联网,就是从淄博可以获取省内任何一个市的公民信息。”10月16日,记者采访到了一名曾参与设计山东省警方内网的工程师,这名知情人告诉记者,此前就有过警察内部人员因为泄露个人信息给他人,被发现后受到处罚的事情。

“前几年,在北京出了一个事情。导火索是因为一个官员开房信息被媒体公开,引起了关注。接着有关部门就开始查这个信息是从哪里流出的,查到了北京的一个民警身上,最后发现这位民警通过警方内网,泄露了多人的个人信息获取暴利。”他告诉记者,这名泄露公民个人信息的民警,因为行事招摇引起了注意,“一个民警在北京有好几套房,还开着跑车,引起了注意,这才查了出来。”

这位知情人表示,警察内网在设计之初,曾考虑到如何保护个人隐私的问题,因此每一个警方内部人士在登录内网时,都有一个专属的账号,而这个账号登录过多少次,查过哪个人的信息都可以监督。“初衷是为了监督内部人士不要滥用这个内网,但是现在一没有专门的监督机构,二来警察每天可能需要调查很多人,也不可能对每一次调查都汇报,因此若真的有人想从警察内部偷出消息来,不是不可能。”

他告诉记者,在警察内网中,只要有身份证,便可以查到所有的开房信息,“现在住旅馆都要用身份证登记,那个网络是跟内网终端联在一起的,只要有人用身份证开房,就可以查到。”

关于其他信息的获得,他告诉记者一般也需要通过内部人,“比如房产信息,就需要房管局的内网网络来查询。一些短信、微信聊天记录,要通过电信内网,这些信息如果没有内外联合,很难拿到。”

在调查中记者发现,大多数私家侦探都顶着“信息咨询公司”、“商务信息调查公司”等名号在进行私家侦探业务。之所以要借名,是因为目前在我国,还没有承认私家侦探的合法性。

1993年,公安部发布通知,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开设各种形式的民事事务调查所、安全事务调查所等私人侦探所性质的民间机构,明令禁止的业务包括:受理民事、经济纠纷,追讨债务以及安全防范技术咨询,涉及个人隐私的调查等。

2002年底,为了和国际接轨,国家商标局调整了商标分类注册的范围,新增的允许注册类别包括提供私人保镖、侦探公司和寻人调查等“安全服务”。但商标注册不等于工商登记。私人侦探作为一种职业,我国至今仍未开放,不能进行工商登记。

“私人侦探是否合法这个问题在法律界纠结了很久,我国不承认私人侦探的合法性,但多数私人侦探注册的公司都是咨询公司,这种公司是合法的。至于他是不是超范围经营,很难界定。”山东长城长律师事务所的石增律师认为,私家侦探的身份之所有一直不被认可,是因为其调查手段多半涉及违法。

“很多私家侦探,比如调查婚外情,偷拍人家个人隐私,甚至有的为了捉奸在床,连私闯民宅的行为都有,再就是可能通过警方或者某些政府部门内部获取个人资料,这些手段都是违法的。”石增表示,取证手段的合法性受质疑是目前私人侦探的软肋,“即便是律师,也不能用这种违法手段去获取个人信息。但是有一点需要注意,就是证据本身的有效性。从法律上来讲,只要证据本身对于案件非常有必要,就可以视作有效证据。”

记者调查发现,目前也有一些律师事务所在行私人侦探之实。石增告诉记者,曾有委托人要求他进行取证,“我碰到过有人要求我给他去取证,其实就是找一个有合法身份的侦探,被我拒绝了,不过这种事情听说有。”

私人侦探未来是否会合法化,石增说目前看不到任何苗头,“如果合法化,需要很多部门介入。比如调查权,私人侦探的调查权如何与警方协调,尤其是涉及刑事案件,万一破坏了现场怎么办。再就是归谁来管理,如何定价,侦探所的标准、运营怎么规范,这都是很复杂的问题,一时半会无法解决。”

而对于目前这些黑暗中的私人侦探所,应该归谁来管理也是一个空白区域。尽管不少“咨询公司”的注册权在工商部门,但工商部门无权对其业务进行监管。

淄博市司法局的相关人士告诉记者,司法部门也没有对于私人侦探有任何相关管理措施,“这一块并不属于我们管理,因此不能说他是不是违法成立,目前司法部门没有对其有任何监管职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