私家侦探
昆山侦探公司收费:此时理应受到保护的公民个人信息

时间:2018-05-10 19:26:31 来源:

电信公司内部员工,在工作平台获取客户的个人信息后,昆山侦探公司收费出卖或转让给调查公司。调查公司则依靠这些信息,大肆承揽跟踪定位、帮忙讨债等业务。此时理应受到保护的公民个人信息,都成了这些内鬼非法获利的商品。

昨天,因非法从事讨债、婚姻调查等活动,北京东方亨特商务调查中心法定代表人张荣浩等14名私家侦探和电信公司员工在朝阳法院受审,共涉嫌非法经营罪、敲诈勒索罪、非法出售公民个人信息罪等5项罪名。

此次涉案的有五家调查公司,其中四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都是张荣浩。张荣浩现年47岁,仅有初中文化。检方指控称,2004年7月,张荣浩先在西城区成立北京东方亨特商务调查中心,然后又合伙注册北京神州天之剑商务调查公司、北京东方天目商务调查公司、北京神州皓天商务调查公司,他们的主要业务是帮人讨债和婚姻调查。张荣浩的哥哥张荣涛则成立了北京都市猎鹰商务调查公司,其主要业务是买进公民个人信息,再卖给弟弟的公司。

在拿到诸多个人信息后,这四家公司实现资源共享,共同雇佣徐楠、陈明磊、肖国刚等人从事讨债和婚姻调查活动,张荣浩的前妻黄玉梅则是这些公司的会计。

案卷材料中,张荣浩自称手下有十几个调查员,公司给每人配备一台摄像机,调查员在外拍摄取证,还可以调查隐匿的财产,有汽车的使用跟踪仪追踪。

然而开庭受审时,张荣浩矢口否认此事。他说公司是从2006年才开始做调查业务,开展之前专门对员工进行培训,严格要求调查活动不能违反法律法规。对于婚姻调查,他们只让员工持摄像机,根据委托人的具体要求,在公开场合如实记录被跟踪人的行为活动。

他手下的徐楠等人也表示,他们所开展的调查业务和代为讨债,根本没有亲自上门要钱,而是按照委托人提供的地址,到欠款人家门口去蹲点。“我们没打他骂他,也没拘禁威胁他,只是给他们一种心理压力,使得他们最终愿意还钱。北京私人侦探收费”

但在张荣浩此前的供述中,这四家调查公司雇用多名东北籍男子,通过“软暴力”跟欠款人讨债。他们用“贴”、“缠”等手段,三番五次到对方家中或单位进行威胁、恐吓,施加心理压力,使欠债者难以承受。其中一名孕妇曾因被追债,吓得流了产。

检方指控,检方证据显示,昆山侦探公司收费从2004年7月至2008年10月,这四家公司承揽业务,获利20万至50万余元,共计150万余元。

庭审到最后阶段,在案的14名被告人全部认可出手购买公民个人信息、非法经营等事实,但张荣浩等人依然不认可盈利金额。他们坚称,这四家公司是独立的经营者,不能将其收费的账务叠加到一起,因此他们的涉案金额并非“特别巨大”,情节并非“特别严重”。

本案中吴晓晨、张宁、唐纳宇等被告人,依据自己所在的电信工作平台,获取机主个人信息或跟踪定位,进行出售。

本案中14名被告人涉嫌的罪名分别是非法经营罪、敲诈勒索罪、非法出售公民个人信息罪等。检察官解释说,公安部、工商总局、最高法和最高检曾相继发出通知,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开办任何形式的“讨债公司”,从事讨债业务;并认定以威胁、恐吓、绑架人质等非法手段讨债的行为属于违法犯罪活动。昆山侦探公司收费

去年10月,“两高”出台司法解释说,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,是指国家机关或者金融、电信等单位的工作人员,违反国家规定,将本单位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,出售或者非法提供给他人。

检察官付晓梅说,在本案中,公民在电信公司留下的个人信息,理应是受到保护的。但电信公司的内部员工,都有利用工作便利,调取大量公民个人信息,昆山侦探公司收费甚至修改客户密码,提供或出卖给他人。这种行为是非常恶劣的,对社会治安和市民生活带来很大的不稳定因素。

昆山侦探公司收费:此时理应受到保护的公民个人信息http://www.pv007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