私家侦探
记者暗访私家侦探业务号称人活着就能找到

时间:2018-12-18 15:19:14 来源:

1月14日,在公安部统一部署指挥下,哈尔滨、齐齐哈尔、牡丹江、大庆、七台河、伊春等地公安机关开展集中统一行动,严厉打击出售、非法提供和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的违法犯罪活动,对侵害公民个人信息犯罪专案犯罪嫌疑人进行集中抓捕,一举抓获50余名涉案人员,查获手机、电脑等大量作案工具。

随着警方调查的深入,一个以买卖公民个人信息、对公民进行跟踪密拍为业务的“私家侦探”行业渐露端倪。严打之下,哈市私家侦探现状如何?记者连续两天调查发现,“私家侦探”仍旧正常营业。

据了解,不少“私家侦探”公司为了承揽业务,往往通过张贴街头小广告、在媒体分类广告栏投放广告、自建网站等方式宣传自己。

22日上午,记者通过百度搜索“哈市私家侦探”,发现建有网站的私家侦探公司多达十余家,均打着咨询的旗号招揽业务。这些网站没有详细地址,公司地址一栏大多模糊写着什么路或者某某大厦等,联系方式栏里大多只留下联系电话和QQ号码。记者根据网站留下的联系电话号码,挨个拨打过去。在百度搜索排名靠前的10家哈市私家侦探网站中,其中9家的联系电话被告知关机,仅有一家名为华新私家侦探的网站打通了电话。查询近期报纸、杂志,也难见到私家侦探的踪影。

从表面上看,私家侦探几近销声匿迹,但记者暗访调查发现,很多私家侦探社已转入“地下”。

22日10时许,记者拨通了华新私家侦探的网站电话。对方先用南方口音试探性地问,“你要找谁?”记者表示要联系华新私家侦探,对方迅即改口说普通话。“请问你有什么事要咨询?”一个自称姓李的调查员问。记者表示要找人。李称,“这个小事一桩啦,只要他还活在世上,就肯定能找!不过现在风声有些紧,你先把他的情况给我讲清楚。”记者称要查的这个人,曾经有身份证,但如今在户籍信息上查不到,是个“黑户”。

李姓调查员说:“如果是哈市范围内就很好办,如果是外地,差旅费就会贵一点。”

对于记者的见面要求,他予以拒绝,“这个就不用啦!你信得过我们就谈,信不过就不要找我们。你也知道的,私家侦探,在内地是不被认可的,即便有注册公司,那也是个马甲而已,我们的地址信息肯定是要保密的。”

“我们还是见个面吧!这样放心一点。”记者再次提出见面要求,李姓调查员匆匆挂断电话,此后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。

22日14时许,记者走访了香坊区香坊三辅街、南岗革新街、十字街上等多个老式小区,在一些破旧楼道里找到了5个不同的私家侦探小广告。

这些牛皮癣式的小广告,大多布满灰尘,只有1个看上去是新贴上去的。按照小广告上留的联系电线个能接通。

打通其中一个电话,记者讲明要找婚外情私家侦探,一男子接听电话。他自称姓张,从事侦查14个年头,自学过刑侦,父亲还是个退休警察,“我先告诉你,干我们这个,或多或少是要打法律的擦边球。如果出了事,你可不能把我给出卖了,否则我们就不要谈下去。”

记者谎称一朋友想与妻子离婚,两人都在外面有外遇,但是妻子手中有她老公不忠的证据,男方也希望能搞点妻子不忠的证据。

“你算是找对人了。我们对婚外恋取证那可是相当专业。他老婆去不去酒吧?玩不玩牌?只要他妻子真有外遇,这个太简单了;如果没有,我们也能想办法取证让她有!”张姓调查人员一下子来了兴趣。“你们怎么个收费法?”“如果是有外遇,我们仅仅取证,这个简单,但现在风声紧,怎么也需要2万;如果是需要我们配合制造外遇,这个费用就需要评估了。”“什么时候可以执行?具体细节,我们要不约个地方详谈?”记者提出见面。

“最近风声紧……如果你信得过我们,就把你信息先登记下来,风声过后再打电话跟你详谈。”随后电话挂断。记者再次拨打这个电话,被告知呼叫转移,无人接听。

报纸分类广告,一度成为这些私家侦探招揽业务的平台。但记者查询近期报纸、杂志,都难见到私家侦探广告的踪影。在去年6月份以前旧报刊中,一则“黑客帝国”反窃听小广告吸引了记者注意。按照上面的电话号码拨打过去,对方有些警觉。记者借口说领导最近常被人抓小辫子,怀疑遭遇监听,想请私家侦探一查究竟。

接听电话的男子自称姓王,“前几年我们有好几个这样的客户,我们都成功帮他摘除了(意思是反窃听)。”

王姓男子吹嘘,经常有人求助他反窃听,他们有专门的设备监测,一定空间内是否有异常信号,包括电磁信号、电波信号等,从而找出是否有异常。

令记者惊奇的一幕发生了:通线分钟,他突然在电话里大吼记者的名字,“李玉红,你要干什么?你敢录音?录音也查不到我的。”

此后,他手机关机。几分钟后,记者再次拨打该手机,听到的是“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”。

23日8时许,记者在一家名叫“来者不拒”的私家侦探公司网站上,查到一个QQ联系号码239902××,加为好友后,借口受朋友委托,调查老公是否有外遇。

对方QQ名为“哈市调查公司”。他表示整套调查在10天左右出结果,“我们可以提供给你影像资料、亲密照片、录音、视频、通话记录、短信内容、微信内容、名下财产和第三者基本资料等等。”这名工作人员强调,可监听对方通话,并清楚知道对方所聊内容。

记者佯装担心有风险,这名工作人员立即回复,“我们是侦探公司,有办法,不会有事。”他表示,调查三个月通线元。

“能否面谈,万一我给了钱你们跑了怎么办?”记者表示担心。对于记者提出的见面要求,工作人员表示公司有规定,委托事情没调查清楚前不能见面。

“你帮我查下这个号码使用者姓名,我才能相信你们。”记者再次表示怀疑并提供了一个朋友的手机号码。约20分钟后,工作人员果然在QQ上告知了手机主人的姓名,完全正确。

“先打款50%费用,等调查出结果后,当面支付余额。”随后工作人员便下线,无法联系。

记者通过QQ账号添加了另外四家私家侦探公司,均不同意见面付费。一家名为飞翔调查公司的客服人员通过QQ回复:“调查3个月通线元。我们不当面交易,谁会为2000元冒险!”

记者暗访中,和私家侦探通线分钟,对方竟然就知道了记者的姓名,令记者不得不相信,他们确实有“渠道”弄到他人个人信息。

“婚外情调查的客户绝大部分是女性,在家庭处于弱势地位,她们想掌握丈夫不忠的证据,又没有别的渠道,就催生了我们这个行业。”有犯罪嫌疑人这样解释他们当私家侦探的动机。从记者两天的暗访来看,警方打击行动已初见成效,但是,法律的重责和道德的非难似乎难以杜绝私家侦探的存在。22日,记者调查发现,他们调查三个月通线元。

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有关负责人表示,下一步公安机关将加大对金融、电信、交通、教育、医疗等单位工作人员泄露公民信息的打击力度,力争切断买卖信息链条的源头。